师爷的小渤儿

【极挑X双黄】等雪


OOC严重/
脑洞迷X
特别不好吃/
说起来这是雷雷生日那天开的坑然后x
就是突然想到九江怎么不下雪了然后产物/
废话一大堆系列/手稿废话没这么多的/
国庆快乐!/
正文/
于是那人就撑了一把油纸伞,独自一人走在江南的雪中。直到雪停了为止。
这是黄渤大少爷被赶出家门的第二天,这种事情发生的次数也不少,经常隔三差五就可以看到黄府门口捂着屁股疯狂往外奔的大少爷,当然过不了多久他又会一蹦一跳的回去。黄家老爷子也没有管什么,终究还是心疼这个孙子,也没真的让黄渤呆在外面过。像这次这样让他在外面一过就是两天更是没有过的,甚至黄老爷子现在都没有说让黄渤回家去。黄渤觉得老爷子这次可是真生气了,自己两次常试若无其事的窜回家结果都被丑拒在门外。黄大少爷躺在一个不知名的胡同里,身着一身布匹静静的想着,原本白净净的脸上现在黑糊糊的就像是被抹了一层灰,他的思绪转来转去却又飘忽到了玩乐上。一个激灵站起来,以前一直想去的地方倒是可以趁现在去一下,他想,反正过不了几天自己又会回去的。心中还在规划着,行动却是已经直直的向湖边走去,他老早便想下着湖水去摸条鱼,可要不是人太多碍事,就是家中死死的不让,这可是终于让他逮着机会了。心中暗自夸赞老爷子这次可真是棒,便已然来到了湖边。与住个秋天不同,这湖边竟是有一人撑伞而立,独自眺望天边。这湖的周围也不是没有人,但往往都是一群身世显赫的世家子弟在夏天来此赏景避暑,天气也总不尽人意,空气好似因为人的增多而变的更加严热。风吹过湖面,一切都静悄悄的,他便也悄然凑上前,看到那人的模样却是呆了一呆,真好看呢,这是黄渤对那人的第一印象,他想大概这就是美好了吧。再朝那人靠近一点,不自觉的便想知道关于他的更多事,微微抬起手,想要触碰他,那人却突然来了句:"我在等雪。"把黄渤的小动作直直的给逼了回去。"啊?"黄渤确实是打算问那人在干吗这种类似的问题的,但就这样什么都没有问就知道了答案还是有些措不及防,被截中心思的黄渤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那人又接着说道:"湖水很是清澈,一摊漂亮的湖水可以倒映出一切。"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回答黄渤的问题。"哦,这样啊。"听罢黄渤便点起脚尖一看,湖中却是映着他俩的身影,真好看。这是黄渤第二次这样想了,连忙把视线挪开,却根本无心再欣赏其它的景物,脑子里全是那人的面孔。真是的,怎么能长得这么犯规啊。黄渤儿在发呆时把内心想法就这样随口说了出来:"真好看。"然后意识到了什么后就直接红了耳根。那人笑了一笑,也不知道知不知道黄渤的想法,把话题接了下去:"嗯,每当这时湖水便平静下来了,比起夏季,倒是不如现在。"黄渤便也顺着说了几句:"夏季?那能好看吗?不踮起脚的话除了黑糊糊的大脑袋什么都望不着。"那人面带笑意的回头看了黄渤一眼:"黄大少爷会长高的。"也不去管他怎么知道自己是谁的,小狐狸便炸了毛,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东西,那人就静静的听着,时不时应一声。他们又说了很多东西,到最后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临别时,黄渤又跟那人说了遍要等雪,还要很久。那人说他知道,他还是会一直等下去。于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便以这种方式草率的结束了。
黄渤大少爷果然不出所料的又来到了湖边,那人也依然还在。于是他便笑嬉嬉地跑过去对那人说:"哎,还在等雪啊?"那人扬了扬嘴角:"黄少爷这不也没回去吗?我这等小民当然是要陪在少爷身边了。""去去去,"黄渤褪去鞋袜,在湖边坐下来,两只光滑的小腿在湖里蹬来蹬去"老爷子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风,反正我也不着急,就这样呗。"那人听后大眼睛滴溜溜的一转:"哎呀黄大少爷这个天这样不好啊说不定一会儿就生病了,哎你知道吗那个样子难受死了啊打不定哪天就撑不住了啊一下子就晕了啊什么的,黄大少爷你这个样子怕不是被抛弃了哟,哎黄少爷如果真被抛弃了的话谁会你救一个还是没发育好的小屁孩呀,要他帮个忙那个身高还碰不到,哎⋯⋯"黄渤笑着对眼前那个美好的生物说了句滚并不再发言,然后就听那个长着两个软乎乎的大耳朵的生物絮絮叨叨了半天。
他们谈了很久,仿佛要一直这样到世界的尽头,两人仿佛一瞬间已说明了什么,那是道不清的,却又是彼此知道的。
在后来的几天里,黄渤每天都会来这儿和那人见个面,说几句话什么的,他们觉得只要看见对方了,心便安下来了。
那人看得出黄渤这次来时的变化,平时话挺多的黄渤此时安安静静的就坐在他身旁,什么也不说,那人就去问,终于黄渤才开口道:"明儿我⋯⋯我可能来不了了。"说完后两人便都陷入了死寂,"小渤。"结果还是那人先开口,叫的却不是黄少爷,这倒是把黄渤一愣"我等你回来。"黄渤又是一愣,随及但笑了出来:"雪来的时候,我就会回来。"对着调侃般的约定,那人也没当什么,只是静静的坐着,回以一个微笑:"好啊,那就顺便等等你吧。""……切。"便是静默着:"喂,你叫什么啊?""我?单名磊,三石磊。"黄渤听后叹息一声,他见过不少单名的,全都无依无靠,这世道便是如此,遗孤丢掉的不仅仅只是一个姓,有时便是一个家,不过,他们生来便被抛弃了,注定着永远无立无助。"那⋯⋯你就和我姓吧。"这次磊是真的愣到了,随及又冷静下来:"黄大少爷,你还没有能力把随便在路上遇到的来路不明的陌生人列入本家吧。"黄渤便没心没肺的笑嬉嬉道:"你的身份可明确了啊,狐狸。"黄磊只是转了转大眼珠子,没觉得多意外,"再者,老爷子哪儿管的了那么多啊,只要别老眼晕花的连黄字都认不出来就行了,呐,不介意的话以后你就叫黄磊了。"秋天的落叶飘飘然落在黄渤的发丝上,"小渤。""嗯?"黄磊轻轻的抬起手,使劲揉了揉黄渤的软毛,叶子也随之掉了下来:"没什么,叶子落你头上了而己。"说完后若无其事的笑了笑,余光瞧见黄渤少年红透了的耳尖,老狐狸的笑意更深了:"小渤儿。"这大傻子还在发呆,老狐狸突然有些怀疑,那等会儿这小可爱是不是会直呼呼的傻下去?老狐狸行动上可不慢,想着便扑了上去,老狐狸热呼呼的气息直烧着黄大少爷的脸蛋,小渤儿木木的站在那儿,耳尖哗的一下更红了,心也突突的直跳着,一向伶牙俐齿的他一下子竟有些不知所措:"黄⋯⋯黄磊?"他没想到平常看起来一本正经的黄磊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老狐狸便理在小时候渤肩头,口中吐出一串通让黄大少爷听着脸红的话,面上却无任何不自然的神色,就是吡开嘴笑着:"小渤,你现在的心跳可真快呀。"黄磊紧紧抱着黄渤,感受着他的心跳"小渤儿,你知道吗?我等的不是雪,而是一个能懂我心思的人啊。小渤儿,那就是你。"黄渤只觉整个脑袋轰的一下都炸开了:"啊?""小渤,我喜欢你。"在得到了明确的答案后,黄大少爷只觉晕乎乎的,他确实也动了一点心思,却没有想到会这样。黄磊,喜欢自己?小布鹅整个人都是懵的但还是嘴硬的给撩回去了一句:"你已经是我们家的人了啊。"撒下这句话便飞一般的逃走了,只留黄磊一人站在湖边独自回味着,轻笑着轻轻哼了声:"嗯。"也没有去追黄渤回来,他想着给黄渤点时间接受,反正又不是永远见不着了。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于是,黄磊跟黄渤表白后,还是每天日每夜撑伞望着湖面,心里念叨着今天的雪依然没有来。
黄磊在心中拟定好了许多种再次与小渤再面时该如何如何,像每个正在恋爱的小伙子一样,整个人都飘忽着,也期待着,青涩而又美好。就在这无尽的期待中转眼间两个月便过去了,他一直期盼着的雪也终是落了下来,黄磊便在雪中站立着,等待着早便与他约定好的人儿,他觉得啊,这是他一辈子中最长的一天了。满怀着期待等着,只见雪还在茫茫飘在空中,时间一点点过去,一分钟,又一分钟,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依然没有来,黄磊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什么地方错过了,他告诉自己,小渤他肯定来过,终于是站不住,在湖边寻起人来了。
没有,
没有,
还是没有。
小渤来不了吗?
他知道了黄渤没有来,或许只是找不到机会出来罢,他想,说不定,明天一睁开眼睛,小渤就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呢?没有如黄磊所愿,一直到第二天的太阳落下去,也不见人影,他觉得自己所期望的东西也随着这太阳的沉落而沉落了。小渤不会来了。黄磊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他觉得小渤也是喜欢着他的,对方不会就这样忘了他,不会对许下的约定弃之如敝履,他觉得不应该。他想自己在黄渤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位置的,就算是微小的可怜,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忘掉。他觉得自己对这个贪玩的少爷来说,是比那什么勾心斗角更为重要,他知道黄渤很聪明,他更知道黄渤的善良,从黄磊第一次看到他双眸之中那滩清澈的湖水时就知道了。黄磊不想小渤忘记他,他突然间觉得很无助,恍然间想起是不是很久以前也这样过。是又怎样呢?隔了太久太久,再另人害怕的东西也泯灭在时间里了。
在这期间,他也曾听过许多流言杂语,如什么县令被替换了啊,皇上又怎样怎样了,甚至是黄家⋯⋯他觉得自己是不会上心的,于是这些事也就真的被黄磊压在心底了,他很自信,自信到认为自己以后不会后悔,于是他便一直在湖边漫无目地的站着,在等待些什么。
黄磊也做过一些事情,但是从未成功过,大概是什么因果效应,只要是他接触过的事,便没一个是好的,就是那么巧,已经筹备好了的货,第二天就会突然着火,或者是什么老鼠啊一大堆的事情。后来他也就不做生意了,就下点套捉些小动物什么的。说来也嘲讽,可能是他的恶运传导buff,这样狐狸倒是没有失手过。恶运传导?突然间想到了些什么,黄磊的曈孔猛的放大。他知道自己对小渤的感情是真的,他多希望世上是没什么鬼神之说的,他也希望自己不是一只狐狸,就是一个普通人。黄磊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极速跳动,比他们约会好的那天小渤却没有来还快。又想起所听到的黄家发生的事,那一颗一直平静的心,便再也平静不下来了。
理性和感性你选择哪个?
到最后,还是还是所谓的"理智"占了上风,在心里告诉自己,不去对自己更好,或许,或许明年小渤就来了呢?又或许啊,这一切从没有发生过。
从没有发生过啊!
他又神情恍惚的等了一年,即使他知道自己现在再去的话,早己什么东西都没了。但是他还可以活着,单纯又简单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活着。
黄磊还有没有等到什么惊喜,更不会像小说里那样在湖边两又重逢。他稍稍打理了一下自己便出发了,也不是毫无目标的寻找着,他曾经跟着小渤去看过黄府,也就是偷偷跟在后面,黄磊知道自己被看到了,小渤会惹上麻烦。按照记忆中黄府的位置便走去,黄磊突然有点小小的又奇怪的激动,他终于要去看小渤的家了,又或者是小渤所给他的他现在的家。按照模模糊糊的记忆来到想要去的地方,却发现己不见当时雄健的黄府二字,那个小渤给他的家,不见了。他好像才是明白了些什么,有人看他呆呆站在曾经的黄府面前,上去好心的问他怎么了,他便强挤出一丝微笑说没有什么,又继续站着。便突然想起小渤曾在他们面前提到过的徐峥,又跑去问这附近有没有什么人家姓徐的,那好心人微皱下眉头,说了个大致方向就离去。黄磊便上去一边打听着徐家的位置,一边又打听着黄渤的下落。
"你⋯⋯你知道黄家吗?"黄磊问。
"黄家?被圣上宣去都城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刚一离去,宅府便有一批人住了进去。估计⋯⋯"人答道。
"⋯⋯这样啊。"黄磊道。
他找不到小渤了。
"你知道黄渤吗?"黄磊问。
"黄渤?那是谁?如果找人的话你可以去报官啊。"那人答。
"⋯⋯嗯。"他沉默着。
他找不到小渤了。
"你知道黄家少爷吗?"
"黄家?他们去都城了啊。"
"⋯⋯"
我知道啊!我知道啊!但是,他不见了啊!
不见了。
他本该猜到真相的,但还是蹒跚着来到了徐家。他说,他是黄家的,刚来黄家。一来到黄家便出事了,他逃了过去。他想,自己明明是黄家的人,却不能与黄家一起啊。
他说,他是黄家的。
徐峥什么也没说,但是黄磊看得出徐峥的心情,什么样的呢,和自己如此相似。徐峥只是请黄磊喝了一杯茶,叫他小心点,然后说他会时时刻刻关注着黄家,便让黄磊出去了。那时候,黄磊突然觉得,小渤忘了他也没什么不好,只要黄渤还活着。
他还在继续找,继续找。越找便越走向一个没有光的地方,但是他还在继续。
即使他知道自己找不到了。
后来,黄磊不再找了,他又回到了与黄渤第一次见面的湖面旁。黄磊说,他在这里是为了有朝一日小渤回来能找到一个可以待的地方,找到一个家。就像在那时候黄渤许诺给他一个家一样。他坚信黄渤还活着,也一直记得小渤曾说过的一切。
每当下雪的时候,黄磊都会换上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衣裳,他说,是为了让小渤回来时一切还和原来一样。他一直在等着。
再后来,这好像成了一个习惯,每次下雪时便会自然的拾起曾经的衣裳。人们总会在湖边看到一个撑伞而立的翩翩公子,有人问他在这儿什么,他说:"等人。"人问等谁?他会愣一愣,然后笑着回答到一个我忘了但却必需等的人。
我不知道你是谁了,但我记得在雪不再下之前,我会一直等着你。就算我忘了是为什么。
于是那人就撑了一把油纸伞,独自一人站在江南的雪中。
一直到雪不再下了,湖也不见了。
黄磊怎么也想不通,也或许是不想去想,小渤去哪儿了呢?

--THE--END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