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爷的小渤儿

双黄眠鸢玄亮永远坑底·
人家说写的不好是谦虚,我是真差
圈名风华

美术课上拈的人生第一个粘土!凑不要脸发上来了qwq 崩到十万八千里


【眠鸢】故梦

眠鸢

ooc我的

今天依然是咸鱼的风华来了

私心用了一拜天地做结尾

希望小可爱们多多提意见!欢迎捉虫

【故梦】

    是江南的烟雨罢,从空中不多的云彩间轻轻划过,绕着湖间一池莲花,时而又滳落于水面上,缥缥缈缈,引得粉波荡漾,被轻风吹翻了个面,忽换成浅紫色。定晴一看,一艘木制小船在烟雾的尽头飘着,没有已定的路线,只是飘着。

   他一瞬有些心慌。

   船中有烟火飘来,轻掩的船半透着人模糊不清的脸庞,随后轻烟已至,大概是被这一笼烟给晕了颜色,在湖边流连不去。刚还偏明的天空便逐渐转暗,阳光洒过后只剩余晖,好像被血染过的水波般,残留着时光的斑迹,落于清波之上,"不想去?"他在口中低吟。

   于湖波上,那船逐渐向岸边靠去,让轻扬的紫莲都退了步,与湖水来了个蜻蜓点水并不亲密的接触,倒是那轻幽的莲留下一阵轻香。却不见那船自己有动之意。见有人踏步走出,一袭与香莲色泽无甚差异的衣裳随着轻风拂过飘扬,水袖拂过船沿,好似是要将刚飘的香给拢于䄂中。那人头上的金色发饰全露于橙红色光线之下,反出金色光芒,笼于那紫衣人全身。

   岸上的他拿手照着那身影比划了比划,描摹的不知是何等形状,他低头看了看立于水中依旧碧绿的荷叶,其上泛着不甚明显的莹绿色的光,是碧玉般的颜色,掩了这江南的一池湖水。

   整个画面都是暖色调。

  "三娘子带着这簪子一定好看。"

   随后就见那江南的烟雾在眼前停留不久,渐渐环了江枫眠一身,眼前如被火燃过般的情景落在荷塘间的倒影中,最终渐渐褪去,是夜。

   香味又流转回复,日光便升起,躺于床上的人儿渐渐转醒,果是梦。江枫眠抚了抚空荡依旧的床边,极轻的叹了口气,又化于这香气之中。起身用力推开积有许些尘灰的窗。是浅紫色莲花发出的光,一池碧绿和身着浅紫色衣裳的人儿。

   紫衣飞扬,他想去寻一支簪子来。

   他把精心打理过的青丝辫解开,只落下一根紫带。置好宗主应带的发冠,便找了一套素衣换上。叫了两个亲信子弟走上路去。

   是沿着湖边走的,见其景,只叹其丽,又想他几乎无几时会去赏这十几年如一的美景了。只是作为宗主的身份去把湖上扮着浮尸水鬼的弟子给轻叫起来,往往会迎来弟子们稍有惊恐却又悄然高兴的面孔。定是平日里被三娘子训怕了,江枫眠就会笑笑,让其过去。

   "这次便不管了罢。"江枫眠暗自想。向右看去,檀木回廊之上,阿羡和阿澄相互追逐,一时间红衣与紫衣交相在一起,一片绚烂,好不美丽。却见魏婴忽得转头往这边瞅了一眼,着(zhuo)着白莲般素色便衣的江枫眠便迅速低下头去,轻咳一声,嘴角扬起丝笑容,迈大步子,继续向前走去。

    于集市之间,他瞧见了一支簪子,散着润玉的光泽,盖着一层温柔的绿色,像梦中的那池荷叶。无甚犹豫他便买了下来。他又转头回了熙熙攘攘人流之中。

    自是隐于其中,无人发现。

    于是他又寻了一个箧子来,将那玉光罩住。抚其纹路,辗转,辗转,一瞬就在指尖流过许多许多。是沉香木做的,香味典雅,沉静,古朴又不失大气,能助人安神。三娘子怕是许久未得一个好觉了。

    寻着云梦的荷叶回来。听金珠银珠二人道虞紫鸢不在房中便来有着四方角的亭中寻她,晚间,明月发着光,如那银河上的金色碎片,细听还有江南特有的虫鸣声(特有的虫的鸣叫声),都围在那朵高挺的香荷之上,他想亲手给开的正艳的莲花戴上一片荷叶,一定很好看,江枫眠再次想。

    不过他从此再没给那人别上一支那碧簪,本是想等这温狗的风波过去后与三娘子谈谈心意的,那簪子自也是要给人插上的。

   再也没有机会了。

   江枫眠拿着那支镶上了金的簪子回来,碧玉依然,竟是看不出受过损的痕迹,阿鸢定是恼极了。他正思着怎么与虞紫鸢和解,就听闻莲花坞那边,紫焰冲天。

   他当上宗主是曾是亲眼看过那朵冲天的紫莲,不显妖治,却留空寂。华丽的炫人目,又古朴的拨人心。

   禁制?不想三娘子竟是打开了禁制!心不住"碰碰"跳的急了些许他有种什么不好的预感。黑细般的线条在他的心上挠着,痒极了。在夜色中他看到了九瓣莲花与江面上甚是难看的太阳旗帜。

  他在路上碰到了江澄和魏婴,心中的那股预感骤然升起。

  他的傻阿鸢,竟是一人留下了。

  可惜没机会让阿澄好好呆于一个家中了。

  有父亲的笑容,母亲的怀抱。

  紫电的光辉似还绕在他身上,他用心念之人所拥,又把江澄二人捆住。紧紧的,仿佛他的心。他怀着一股抑制不住的悲哀,转身离去。

  江面上木舟渐行渐远,水波越激越高,终只剩孤影。

 "我去找你们阿娘。"

  镶着金粒子的簪子被他放在胸口上,紧紧护着。他提箭向前奔去,火光下的莲花坞竟格外的动人。温狗的血染了他的袍子,剑也沾满了红丝,都慢慢漫开。他在火光与铺于地上的尺体中找着一个人,地面上恍有江氏清心铃的响声。还未寻到,泪竟已打温了他的脸。

  校场,校场。

  终,他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之人,平日里最喜净的高傲莲花身上沾满了血,摇摇欲坠,想起梦中的荷花与船行,也是如此。

  他的心跳满了半拍。

  他疯了似的朝虞紫鸢那边奔去。

  "三娘子,三娘子,阿鸢,阿鸢。"

  被温逐流给拦下,与其战了起来,他与年少时比面容相比差了不少,功力也是升了许多。再加上一波又一波的温狗死命向上沖,他竟是开始不敌了。

  刀光火光杂印之中,他听到阿鸢轻咳了一声,不禁分了心,转头去看,心念之人身上满是伤痕,剑插于地上,嘴唇轻张,却说不出话。江枫眠笑了笑,这样的阿鸢也很好看,不过他永远也不想见罢了。

  他恍惚间记起了什么,成亲那日,阿鸢穿着那精心制作的嫁衣,也是如今日这般鲜红,三娘子在朝他笑呢,笑得那般动人,自此之后,他再未见。

  不料这一分神,那温逐流竟已把掌覆上了自己丹田之处。他叹,终还是来了,只见虞紫鸢的脸上还残有一粒闪着光的水珠,把莲花坞烧了一夜的火都给收了进去。

  哭什么呢?他想。

  是了,不哭也没机会了。

  江枫眠只是没想到会被无名小卒给一剑穿了心,疼,真的很疼,他感受到了已多年没有的无力感,全国身上下都酥麻无力。簪子还在那胸口呢,江枫眠轻舐唇边泪渍。可别又断了,这次他可没机会修了。

  那日江枫眠与虞紫鸢拜堂成亲,灯火也是如何此明亮,他们在那里许下了一辈子的誓约。

  "一拜天地。"那日有人拿着什么东西宣读到。

  是不同往日的同样鲜红的礼服。

                                                                    一一END一一

颜控江枫眠上线?(bushi)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江宗主再也不会惹虞夫人生气了,因为想惹也没机会了ˊ_>ˋ


变小梗!!!是 @顾清妤 太太的!!

是超可爱的梗,可惜画不出来

梗未经允许用来的,侵删qwq

【眠鸢】江宗主今天也想着如何拯救世界(暂定)【1】

眠鸢

ooc我的

真的超喜欢喜欢虞夫人!!!为了宠阿鸢的小甜文!(大概)

文笔贼差,希望小可爱们多多提意见啦qwq


【1】江宗主今天也想着如何拯救世界(暂定,取名废qwq)


       自那日被一剑穿心后,江枫眠眼前便一直是一片黑暗,像那日火光尽后的天空般,寻不清方向,找不到去外,淹与无尽的光火之中。也不知发生了何事,他以为自己早该埋入那黄土之中,身体也确是有禁锢感,却完全寻不清所受重量于自何处,又许是本就无那力量罢。漆黑一片中,灵魂全然放空,后是想记也记不起来。发觉有一处微闪的莹绿光芒,思绪中飘来什么。

       在火光中,碧绿色的簪子闪着光芒,温润至极。

       他不禁伸手去抓。

       标着"喜"字的婚房所现的红色显得意外刺眼,视线还未清晰,婚房中的烛火便被从未关紧的窗中漏出的风丝吹动,燈红色的光点取代掉了江枫眠眼中雾气,越放越大。随着火光摇曳的还有江枫眼的心。

       他未免有些怕火了,在崭新的记忆中,长满了莲花的地方,被火光渐渐融于黑夜之中,有着孩子略带绝望的哭喊声,火又把他们的身影印在了池塘之中。就见妻子身着的莲花紫裳被血浸的失了已有的颜色,清心铃也被染没(muo)了音。

       他只能紧紧地抓住了大婚之日所穿的鲜红衣裳,不去享那软丝舒柔,试去了确心中云云。再来便是这奇异景象,突然场景的变幻让他有些失了镇静,这显是洞房之夜,就是不知本该长眠的他何故会出现于此处。

       不容他多想,也不容他观,便传来木门移动的"嗄吱"声,见来人是何,他哑然无声,瞳孔也迅速放大。是虞紫鸢,不同往日标着浅紫色的粉红裙,今日美人换上了婚服,大红色映的一双杏眼更为动人,三千青丝被金制的簪子挽住,有些许发丝还落于耳畔,上了状的朱唇倒是与婚服相应,凤服上金丝缠了一圈。他想说些什么,却咽着嗓子,怎么也道不出口:"阿⋯⋯"半天只吐出一个字,又许是多年末念,有了生疏。他被着好似发着光的人遮了眼,一瞬模糊了视线。他清晰的记得虞紫鸢撑着剑,身形不稳得倒于他面前。"江…枫眠?"来人说话声似也有迟疑,却又继续接到"见我回来怎得如此惊讶。"

       随着红裙的摆动,江枫眠的思绪回了许些年前,也是一样的景色,一样的人,坐在同样的床头,视线相凝,再发生了些何,便记不清楚了。只留之后的一片春宵,烛光映于二人脸上,许些照不见的地方留下了影。"想⋯⋯你了"江枫眠嗓咽略带着唦哑,微眯了哏,轻吐了句从前怎也不会道的话。见此景,应是因什么不明的外因回了与阿鸢的洞房夜,在江枫眠的记忆中,年少时他所喊的一直是阿鸢,却从今夜之后变成了三娘子。当年的情绪记得不太清了,毕竟己与身旁之人共渡了十几二十个年华,难免会有记忆传断,再去寻,已是难。往昔,往昔,想来自己与所念之人竟无几可寻思的往昔,悲怆随之便涌上心头。从前,望可如此道,从前的阿鸢与自己竟是在如此下断了性命。他轻抬手,不知想抚摸的是面前人的脸还是自己的心。他强硬把那股情绪给抛下,在许是上天给的第二次机会中再细观妻子脸庞,已与自己共渡十余年的妻子又披上了次嫁衣,脸上明明欣喜之色拦不住,却又故作不在意。自己当初许就是被她这样给骗过去了,江枫眠暗想。平日里阿鸢凌冽的眉目不见了,在暧色调的房中更显温情,本就是绝美的女子,在精心扮过的妆服下,怎能不美。

       他忽得紧闭了双眼,又睁开,被水渍净过眼睛更显清明,说是男儿有泪不轻弹,怎知今日他会如此。如是真回去了,他希望改变这从他生起便已划的结局。

       虞紫鸢似是未想到江枫眠会如此说,于她印象中,江枫眠待她一直是不冷不热,守着礼数,持着温和的侠客世家公子。这种甜腻话她自也是想过,却未想有机会亲自听他道出。简短三个字轻弹下来,却是在她心中激起了大大的水花。不禁然之间,两颊边便抹上了𣌊红色的云彩。江枫眠不禁感慨到自己竟是好久末见妻子害羞过了,念与此处,他轻扬起笑容,想来阿鸢现在倒是比自己小了个十来岁,见着阿鸢明明心中甚是欢喜,仍得嘴上不饶人,又念,许是这微妙的年龄差才让自己见了阿鸢的别扭,要不怎得过去十几年他从未发现妻子的感情。"不想你那藏色散人?"声音传来,烛红下映着一张朱颜,分外美丽,江枫眠衬头低吟:"藏色己为人妻,枫眠再不济,也不会惦记着他人的妻子,更何况,娶她之人与我还是至交。"不料又惹身边人不喜,虞紫鸢嘴边勾起一抹好似讥诮的笑容,实则不然,她心中意见并不甚大,其一大部分是因她也与那藏色散人有交,对她更多是欣赏,只不想她偏是插了一脚这红尘情爱事,让她无从以面对那白衣散人罢。只是在这口头上,便是要占这点便宜才肯:"那与我一起便是不济?"虞紫鸢轻挥红袖,坐于婚床之上,杏眼微眯,字字击人,雪白的面容也轻微有动。江枫眠此前从未细观。自己的妻子竟是如此喜欢口是心非。幔红色的纱帐把虞紫鸢的脸给遮住,若隐若现。她似是欲入寝了。江枫眠在心中惦量一下,颤着音还是念出了阿鸢:"娶了阿鸢怎得就是不济了?此乃枫眠一生所遇中最大的幸运。"在她听来许只是情话吧,毕竟在她眼中自己还是那个被强迫应了婚约的江枫眠。便抱住躺于床上的人儿,看她脸己红透,只是抿着唇,一言不发,笑话更甚。

      "娘子,莫要辜负了这春宵。"





        (没车qwq,以后有机会的话会开的)



           (真的没车)

          于是,在大红色的幔帐之中,自是春宵良紧,花好月圆啦,"喜"字也显得红通异常。

  

ps:我写的什么玩意儿qaq,顺便下面剧情我也不知道啦


安利

一拜天地这个,真的是犯规啊

两边的故事都在脑海中回响泪水止不住的流


从此再无云梦莲花坞

已经有大可爱安利过了还是想再安利一遍

链接走评论

敬云梦江氏虞夫人虞紫鸢

莲花坞永存

本家麦示救命我好喜欢她!!!

每天都在想着的您!@小渤儿的师爷

 @ 



以后给我们师爷的画都打 我和师爷的tag啦 方便找qwq

我亲爱的师爷教师节快乐!这是个特别粗糙的礼物望不嫌qwq

@卢陈梦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