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爷的小渤儿

双黄眠鸢玄亮永远坑底·
人家说写的不好是谦虚,我是真差
圈名风华

【50fo元旦庆】

   你们的蠢华终于50fo了然后刚好赶上元旦!
就一起庆祝了吧√
没错就是点更√

会在评论区选最多1~2个cp
qwqqqq
梗的话我抽√

(然后没人理多尴尬233333

可点内容为
  南陈北李 图/文
  眠鸢 图/文
  双黄 图/文
  玄亮 图/文
  相泽消太个人向√ 图
  琏凤  图〈红楼
  fs  图〈UT
  ps 图〈UT
  gs 图〈UT
  gd 图〈杀天
大概是介样了

【南陈北李】时间之外[2]

  仍然ooc我的√
  是个AU
  普通上海居民守常(大概
  被警察(是这样叫吗)给下令抓捕时期的秀秀
疯狂感谢三儿友情打字1551省了我超多时间!
我爱她! @今天该怎么虐南北呢_南三

[南陈北李]时间之外(2)
   李守常在自己的衣柜中翻来找去,寻了一件还算说得过去的长衫便给拿了下来,纵然从行为上看不出,但他的脑海中确只剩一片混乱。
   那人倒是不认生,寻了个木头凳子便给坐了下来,与这阳春三月,竞相开放的鲜花以一种奇妙的感觉融为了一体,不见奇怪之处,倒像是一幅画。他流着光的宝石给合了上,颊上仍有风尘痕迹,尽显疲惫之意。
  李守常这下倒是镇定下来了,不知为何,只一见这眸子,心就好如打结的麻绳般,理不清想法,整个人都乱的不行。他揉着太阳穴舒了口气,略整衣衫,向那坐着的男子走了去。
   “先生,先生。”李守常轻唤着那人。
    那男子这才张开了眼。
    该死的,又是这眸子。李守常暗自想到。却听那人却已经开口。
   “不好意思,忽忙赶到此处,确是疲惫不已,不想刚才竟差点睡了过去,如此冒昧便闯入先生住宅实属为难,如若先生不介意,可否留某在此休息一会儿?”
  说到此处,那人声音一顿。
  “在下陈……陈庆同,陈中复,多有打扰了。”
李守常低头稍思。
  “先生不是本地人?”看这人衣着来说应不是个小人物。照理来讲,这周边有名的人他应是都认识,再听这虽不算太浓但仍是抹不掉的一口安徽口音,答案便自是浮面而出了。
  他朝陈庆同轻轻一笑。
  那人睫毛上还挂着水珠,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在微透着光芒的窗前闪烁,倒是将这本就不大的房子,全给印了下来,也闪着耀眼的光芒。近看似是放大细处,远看却道这是能包容万物。那人扑烁着如星空般的眼睛,突然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然。”
李守常眨眨眼看着那人笑,便抿唇,也扬起一抹笑容。
  陈先生睫毛上的水珠子大概是因身体颤动所致忽地向下落去,在青石砖的地板上顿时便盛开出一朵水做的青石花来,好似春日烟柳,只叹其稍纵即逝。
  大概是也冷到了,这细雨不大,却密的打紧,本是为了滋润万物的雨此时淋在人身上,效果也是好的。只听那人“啊嚏”一声,全身都给抖了三抖。
  见状,李守常便把刚张开的嘴闭上了。可不过一会又再度张开,指指手上的青衫布衣,道:“庆同先生不若先去将这衣物给换了?我这有一套闲置已久的长衫,也不是不想穿,只是这色调我不大习惯了,便一直没去动它。放久了竟也就忘了这回事。近几天想到,还专去试了试,可惜事与时变,这衣物甚至连我的身形都已不符。又不舍得扔。此次先生来了,这旧物倒是终的派上了用场,也谓'天无绝衣之路'。先生若不嫌弃,给换了去罢。"
  陈庆同低头看了看自己好似泼了一层浓墨的皮制上衣,略作思考,便颔首应了下来。
  "请先生随我上来罢。"
  那着(zhuo)着洋衣洋裤政治家模样的人,便带着一身春日清雨上了屋去,似是染了无尽霜华,又恰先净了污渍。跟着个着(zhuo)长衫带个金丝边眼镜,留着个浓胡子,一副学者派头的斯文人上了楼去。
  门外的雨仍淅淅沥沥,天倒是透了点晴。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TBC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http://jiaowozonggongfenghua.lofter.com/post/1e89b85f_12d2d01b9(1)链接

【南陈北李】时间之外[1]

操作
是个AU 守常不在北大工作,秀秀逃避追捕中qwq历史错误多,希望能指出
Ooc我的
时间之外
【1】
风与雨同,山光色变,云与欲来,上海的街道上倒是和平日里没什么差别,一瞬,人流转动,光影变幻。青砖绿瓦白色粉底在淅淅沥沥雨滴冲刷下反着夺目的纯白色光芒,恍的人睁不开眼。
指不定什么时候这天就会晴了呢。
雨是刚落的,上海的天总是如此反复无常,前一刻还晴空万里后一秒就雨落倾盆。街道上各个角落传来木头活动的“咯吱”声,洁白的门阀上不知何时染了深色,在嘈杂又动听的声音中最后一道木门上了锁。
在雨水掉落青石板上发出的悦耳滴答声中,用了多年的瓦片禁不住了重量,终于开始下落。
“啪。”
一个湿漉的身影进了上海街上的一所房中,又被雨埋在了一片朦胧之中。衣上的水珠噼里啪啦的下落,把小舍中的浅灰色又加了一层调子。
“打扰一下,请问可以让我先在这儿待一下吗?”
李守常曾是个私塾的教书先生,也小有名气,但与其他先生满口的“知乎者也”不大相同,他宣传的好像是那甚的新文化,新思想,前几年倒是一直平安无事,就是2,3年前,不知怎的被一学生的家长所告,好像是怕孩子被这歪风邪气所带偏,便报给了当时此地的小政府,政府倒是无心管此等小事便将其随手丢置在了一旁,却是不知被哪位“万事巨细皆过目”的“好官”给翻出来了,月内就将这私塾停办,把这李先生给捕了去。数月后,待李先生出来,一看,哪还见当初那青瓦小舍的踪影?即使心中有千般万般怨恨,也不得说出来,只得将家中事物一改,开了个形似洋馆的小花店得以为生。时而也有学生过来与他谈论新文化的种种,这不大的花店倒成了极佳的掩护地,这上海李先生的名头便也在老街这边家家户户之中渐渐传开来。
想那李守常李先生的花刚带来没多久,手脚酸痛的厉害,刚想上楼去休息,家中却突得闯入了一“不速之客”惊得他以为是警察又寻上了门来。可怜了手上的盆栽,忽地便全掉在了地上,心中暗叫着可惜时,他抬头看了一眼这位罪魁祸首,从此终身不能忘记。
那人看起不过三十来岁,一副政治家书生的派头,看他所着的衣物便可知这点。不是普通的长衫,而像是由什么皮制来的洋装外套,一看就知应是价值不凡的。 原本应是一丝不苟的装扮因为雨水的冲刷显的狼狈不堪。两只手臂不自然的搭在身侧。往上看,是棱角分明的五官。在不经意之间李守常对上了那人的眸子,很漂亮,非常漂亮,是语言无法形容的美丽。如果非要形容一番,那人的眸子干净而又清澈,仿佛含了世界万物种种光芒,坚定而又固执,却又让人讨厌不起来。
李守常一愣,随及赶忙说到:
“我去拿东西”
一一一一一TBC一一一一一
我在写什么qaq我为什么退步那么多啊qaqqq

http://jiaowozonggongfenghua.lofter.com/post/1e89b85f_12d2cc3a3(2)链接

是沙雕公主抱!双方的场合√
p2残了痛哭

怼天怼地的迅哥儿√
p2陈独秀陈仲甫的场合
(开吵)
P3李大钊李守常的场合
(估计守常会生闷气?
P4胡    适胡适之的场合
(佛系适之
p5梗源
画渣见谅qwq

请问各位太太们有没有
EP0
的3~5章w,很想看了!
谢谢ruaaa

美术课上拈的人生第一个粘土!凑不要脸发上来了qwq 崩到十万八千里